【独家】棕油厂废水也能赚钱 梁健文促企业加入生物天然气业

【独家】棕油厂废水也能赚钱 梁健文促企业加入生物天然气业 梁健文:生物质除了用于燃料,也可制成各种工业用品,包括肥料、炭粒等。

棕油树全身是宝,就连棕油厂废水内残渣形成的天然气也能赚钱,中小企业受鼓励投入“生物天然气”(BioNG)此新行业,开拓商机之余同时为保护环境作出贡献。

马来西亚生物质工业联合会总会长拿督梁健文说,生物天然气属新行业,政府也提供一些基金支持类似项目,但需要用不同的方法获得绿色融资。


梁健文接受《》专访说,这科技是由思灵(SIRIM)负责发展,森那美公司则作为先驱项目进行。

他直言,SIRIM的“生物天然气”是全球第一种来自棕油厂废水的天然气(POME)。

他说,大马棕油业每年产生约1亿4000万吨生物质,大部分废物是棕油厂产生的废水,通常在开放式池塘中分解,每年向大气层释放约6700万立方米的甲烷。

预计五年内回本

“我们可以拿它来做‘生物天然气’供发电,然后卖给国家能源公司。


“有了这项科技,若你做得成功,预计五年内就会回本。”

把握良机进军生物质领域

梁健文提及,海外企业对大马生物质需求大幅增长,而大马作为有许多天然再生资源的国家,本地企业家应把握这难得的会,进军生物质领域。

他提及,生物质领域有四大方向,第一是生产能源,包括发电、燃料、炭等;第二是生产环保产品,如生物塑胶、包装产品及纤维等。

“第三是农业产品,即动物饲料及有机肥料;第四则是生物质化学品,这是从棕油提炼出来的化学物质,可用来制成醋、工业糖等。”

生物质(Biomass)顾名思义是指有机体的整体质量,即太阳能经由光合作用,以化学能的形式贮存于生物体中的一种能量形式,包含广泛的物质,如农作物、植物、畜牧业废弃物等。

生物质工业联会提供咨询

梁健文说,如今有科技能把“生物天然气”装进压缩天然气(CNG)瓶中高效储存和运输,可用作汽车燃料。

他说,由于这是新兴行业,若感兴趣的中小企业和银行申请融资时面对问题,生物质工业联合会可扮演协调和咨询的角色,协助中小企业取得所需资讯、管道和帮助。

“若从事生物科技行业,你可享有5至10年的税务便利,赚到的钱不用给所得税。生物气体的排放也对环境保护有帮助。”

梁健文掌握全球生物质发展趋势,希望通过大马生物质工业联合会,让更多国人可了解及参与生物质领域发展。

他提及,棕油果10%拿来产油,90%是生物质,可以做食料废料、燃料及化学物品,潜力非常大:“这些榨取油之后的叫空果串,大部分种植公司把它放在油棕树的周围当肥料。

“空果串里的纤维可被取出,压缩成为四方粒状,就可以出口到中国,用来制造床褥,对腰骨保护非常好。”

他指生物质除了用于燃料,也可制成各种工业用品,包括肥料、炭粒、复合材料和建筑及工业材料等。

【独家】棕油厂废水也能赚钱 梁健文促企业加入生物天然气业 思灵网站展示一张生物天然气相关设备的照片。

缺资金人才
下游工业备受忽略

梁健文说,生物质工业在外国非常普遍,但在大马的发展仍处于上游阶段,对下游而言,则只生产下游企业所需的原料和初级产品等。

他说,本地许多中小企业由于不愿意投资在科技,也缺乏资金和人才,所以仍停留在上游工业,无法发展到附加价值的下游工业。

“在生物质工业发展上,需要科技、人才、市场掌握等,因此需经过组织努力,去帮助企业发展下游工业。”

大马生物质工业联合会目前约有140名会员,梁健文指通过组织联合会汇集国内中小企业,有助推广生物质工业发展。

梁健文曾担任欧盟马来西亚生物质工业持续生产项目(Biomass-SP)技术顾问。他也代表生物质工业获委任为国库控股旗下的环境保护及创新中心有限公司董事局成员。

在推广生物质工业发展上,他积极与原产业部和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对话,探讨更广泛合作。

独家报道:张永麒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