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长寿:教育不翻转 只能教出没灵魂学生

严长寿:教育不翻转 只能教出没灵魂学生严长寿:教育不翻转 只能教出没灵魂学生

联合报 记者施鸿基、谢龙田/台东县报导

公益平台基金会董事长严长寿昨在台东演讲「未来教育新焦点」,他表示,人类未来最终将回归与自然相处,「这是台东翻转的大好机会」,当外来财团排山倒海而来时,他希望台东人珍惜自己的土地,让孩子有回乡的路。

「台湾教育面临很大危机,再不改善,下一代就可能受到冲击!」他说,如今家长制约教师,一切成绩取向,教育改革极不容易,当前知识容易取得,教师要成为学生的引路人,带学生养成品格,找到未来的道路。

严长寿说,近年他把宜兰慈心华德福教育方式散播到台东均一中小学等地,就是希望改善教育现况。他举例,一般老师遇到学生在课堂上吵闹,第一念头大喊「安静」,但华德福的教师会带学生唱歌,等到注意力集中后,再开始授课。

针对时下批评以及负面教育充斥,令严长寿忧心,他认为家长、学校都要负起教育责任,学校教得再怎幺好,如果学生回到家里,面对的是家长的负面教育,那幺学校的教育等于白费;相对地,如果家长教得好,学校教不好,结果也一样。

他说,他的友人因对学校教育灰心,想让孩子自学,但他奉劝「如此将让孩子成了家庭重心,失去学习面对挫折的机会」。

严长寿说,教育的目的,是希望让孩子看得到目的,也知道方法,反观台湾教育似乎并非如此;以大学生为例,不少人不上课、熬夜上网,自我约束能力堪虑。

「自我约束能力不好,又怎幺能够养成品格?」严长寿感慨,造成这种情况,教师难辞其咎,有的学校担心学生流失,不点名、学科不当掉,还提供许多「垃圾学分」,所以要先从教师教起。

严长寿表示,教师应该扪心自问,现在和初入教育界比,热情是否消退?「这种教育热忱已经消失的教师,是当前最大的危机」,因为每天上课只是行礼如仪,不会思考创新教育方式。

他说,以前考师专、当教师,是穷人家翻身的路,但是现在却当成铁饭碗,不只断了穷人的翻身路,也教出没有灵魂的学生,「这些人都应该快跳出来,而不是撑着等退休,误人误己」。

严长寿:光吃老本「台湾是下个希腊?」

公益平台基金会董事长严长寿指出,政府对未来产业发展有心无力,忧心台湾未来廿年没有产业政策,政府经常门预算已逼近百分之七十,相对能运用的资源比过去更有限,只能靠吃过去留下的资本,再不从教育上求改变,台湾会不会是下一个希腊?

严长寿说,希腊政府破产,目前依赖欧盟救济纾困,欧盟纾困之余要求希腊提出撙节开支对策,竟然遭到希腊反对,在各国领袖严肃看待此事时,一起开会的希腊内阁总理却嘻皮笑脸,但他反对撙节开支却是获得希腊人民支持的主因,非常讽刺。

严长寿说,若未来希腊因欧盟放弃而破产,那就是希腊选民要共同承担的结果,因为他们选出了导致这种结果的领导人,而台湾呢?教育能不能让人民选出更有远见的人?

回头反省台湾,严长寿说,政府经常门支出已逼近百分之七十,再过几年还可能会超过,如果多数的经费都耗在人事成本这个沉重包袱上,那政府就会动弹不得,不能做事,无法投资未来,长久下去,未来和希腊恐怕不会差太多。他提到因政府财政困难,因此对未来产业发展有心无力,无法投入资源,也就难以预作发展规画,「再来廿年没有产业政策」,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又怎幺能够进一步发展?

严长寿:18岁投票「会不会形成灾难?」

公益平台基金会董事长严长寿指出,十八岁投票虽全球皆然,但台湾学生十八岁前并没有学过如何当公民,恐将沦为政党操弄工具,令人对未来充满危机感。

严长寿说,全世界确实国家都从十八岁开始参政,但这些国家在学生参政前,提供足够的养成教育,教会学生如何当个合格的公民。反观台湾学生虽参与社会事务,却未必了解,「你去他去我就去,缺乏思辨,这种情况下贸然参加选举,会不会形成灾难?」

「最令人头痛的是民进党提出来十八岁投票,国民党也不敢挡。」严长寿说,执政、在野主要政党随便通过降低投票年龄的法案,似乎只是想让它随便通过就可以,这种态度,是不负责任。

「过去很多时候,都是意识型态在操弄!」严长寿说,过去可能有二二八事件等因素,年纪大的选民被操弄还情有可原,但如今如同白纸的年轻人也要操弄,就过分了。

他说,降低投票年龄强调「世代正义」,但多少人了解世代正义?所谓的世代正义,应是由年轻人决定「你应该为我们做什幺事」,而不是选出你来「决定我们的事」。

严长寿:教育不翻转 只能教出没灵魂学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