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防「大城市病」,上海设 2,500 万人口上限

严防「大城市病」,上海设 2,500 万人口上限

为了防止「大城市病」出现,身为中国金融中心和港口城市的上海设下了常住人口限制,2035 年前不可超过 2,500 万人。然而这个限制不免让人联想到同为大城市的北京,还有北京今年 11 月清除「低端人口」的行动。

12 月 25 日晚间,中国国务院在网站公布了当局对上海市的城市总体规画。这份名为「上海市城市总体规画(2017~2035 年)」的文件明确写到,上海市要牢牢守住「4 条安全底线」,也就是人口规模、建设用地、生态环境以及城市安全,藉此「严控城市规模,防止大城市病」。

2035 年  人口上限 2,500 万

在人口规模方面,当局明确订出了上海在 2035 年的人口上限──2,500 万人。然而,根据上海人口数据分析的资料,截至 2016 年底,上海常住人口已达 2,419 万人,这也代表上海市只剩 81 万常住人口的增长空间。

目标可以达到  其他城市会加入

北京大学城市规画教授董黎明说:「 2035 年将上海市人口控制在 2,500 万人的这个目标可以达到,北京已经开始人口管制,而这只是刚开始而已,再过不久诸如广州和深圳等大城市都会加入。」

严防「大城市病」,上海设 2,500 万人口上限

 要怎幺疏导市中心爆炸的人口,是中国一线大城市的目标。其中,发展城市群转移非核心产业就是一个方法。

以上海为中心  发展城市群

然而,上海市当局準备怎幺做呢?

京津冀城市群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贵提到:「达到人口管制目标的最终办法,就是发展以上海市为中心的城市群,让苏州和无锡等邻近城市一起来分摊人口。」

带动长江三角洲一带

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兆安在接受《上海证券报》的访问时提到,上海大都市圈的出现代表长江三角洲一带的联动发展又来到了新的一页。上海身为这个区域的中心,能为长江三角洲城市提供金融、贸易、航运、科技等服务平台。

此外,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城市群能把部分非核心的产业,从上海这样的核心城市疏导到周边城市,同时把更多需求引导到周边。

严防「大城市病」,上海设 2,500 万人口上限

 遇到上下班的尖峰时刻,就可以看到上海市的塞车盛况。

什幺是大城市病?

无论如何,上海市的城市规画目标明确,就是防止「大城市病」的出现。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大城市病」指的是在大城市里出现的人口膨胀、交通拥挤、住房困难、环境恶化、资源紧张等「症状」,逼得很多上班族不得不逃离大城市的代表「北上广」(北京、上海、广州),到二、三线城市寻求新发展。其实从这些城市塞车、高房价和医疗与教育等公共资源短缺就可一窥一二。

这样的情况也逼得很多上班族不得不逃离大城市的代表「北上广」,到二、三线城市寻求新发展。

严防「大城市病」,上海设 2,500 万人口上限

 大城市的工作机会多,吸引不少人离乡背井前来找工作。图为 2015 年移工在上海找工作的状况。

专家:目标不切实际

面对上海市提出的计画,有的专家质疑该计画的可行性。

2016 年,当中国政府提出上海城市规画的草案后不久,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梁中堂在接受《环球时报》访问时说,当局要在 2035 年将上海人口控制在 2,500 万的目标「不切实际,而且违反社会发展潮流」。

移工成为牺牲者

梁中堂也提到,住在上海的移工和低薪族群最有可能成为目标下的牺牲者,因为当局非常有可能透过拆除违建来达到控制人口的目标。

严防「大城市病」,上海设 2,500 万人口上限

今年 11 月,北京市政府强硬驱逐住在市郊的低端人口,民众只能赶紧打包,在天寒地冻中寻找下一个家。

北京怎幺做?

今年 9 月,和上海一样同为中国一线大城的北京,当局宣布在 2020 年要将北京人口控制在 2,300 万以内。

清除「低端人口」

今年 11 月,一场火灾烧出了北京为期 40 天的「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动,让中国政府开始大肆驱逐市郊的「低端人口」,引起了国内排山倒海而来的批评,也让国际社会同声谴责中国的行动。

先前,中国透过户口制度来控制大城市的人口,然而,仍有大量民众流入大城市,造成房价节节升高,让人害怕房产会泡沫化。对此,北京和上海针对房地产买卖制定了严格的规定,这两大城市也是对房价波动最敏感的城市。

上一篇:
下一篇: